隔壁老程夸我帅

雨村小记

2018.8.17   雨村

“嘀”黑暗中吴邪的手机响了一声,屏幕亮起了刺眼的白光。

吴邪睁开眼睛,摸起手机,又被光闪的使劲眨了眨眼,又仔细的看起了手机上刚刚收到的短信,大半夜的会是谁啊,不睡觉给我发骚扰短信,是你胖叔太和蔼了还是闷油瓶拿不动刀了?

看到开头一句吴邪就愣住了:“喂,吴邪吗,我是稻米。

吴邪停下来想了想,这个手机号是私人的除了胖子小花他们他谁也没告诉,那么这个叫稻米的人是谁?不会是汪家人又回来犯浑了吧。

“不要怀疑我的身份,稻米是一帮爱你们的人的称呼。这是小哥从青铜门回来的第三年了,你们怎么样啊?”

吴邪说看到这里是真的紧张起来了,这个叫稻米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?他们拼命守护着的秘密,为什么他能知道 ?是黑暗中的另一支势力吗……吴邪定了定神,继续看了下去。

“你们的事基本我都知道,但是我永远不会去害你们,因为你们是我的信仰。要说为什么,我在你们的世界大概是第三视角注视着你们,你,胖子,小哥我时时刻刻都在关注着你们,为你们每一次的倒斗担忧。”

“三年前,你们在长白山青铜门接了小哥回家,整整十年的等待带回了一个张起灵。”

吴邪看到这里,眼角突然有些湿润,看了看在旁边睡得安稳的胖子和小哥,轻轻的下了床到外面继续看下去。

“你们在接小哥的时候有没有听见我们在喊:“张起灵,我们来接你回家!”几万人一起大声的喊出来,等待着吾王的归来。虽然最后我们也没有见到一个叫张起灵的人从山里走出来,但是我们知道,他回家了。一个讲故事的人告诉了我们。”

“今天是8.17,小哥回来的第三年,我在长白山。”
“我知道我等不来那个人,因为他早就跟着你们回家了”
“但是我还在长白,和数万人一起等等他,万一你们回来看看呢。”

吴邪的肩膀突然被谁一拍,回头一看,是胖子后面跟着穿着小鸡短裤的闷油瓶。

“干什么呢天真,大晚上不睡觉出来看手机,和哪个小姑娘聊天呢,你还真有过七夕的情怀。”

吴邪说:“是一个叫稻米的人发来的短信,他说他在长白等着我们,15年也在。和很多很多人一起”

“开什么玩笑啊,当年胖爷和你们一起出来的时候半个人影没看着,就我喊的那一声还差点雪崩没把咱给埋了,他们那么多人一起喊没把长白山震塌了啊。”胖子摆摆手说到。

“可能是真的。”张起灵看了一遍下了结论。

“真的?”吴邪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张起灵,“怎么可能是真的,咱们出来的时候是真的一个人都没有啊。”

“不同的时空,他们和我们在两个不同的世界。而那个世界的人通过某种方式,连接了两个世界。虽然不可思议但是对我们没什么影响。”

“哦,那就是崇拜我们的人写的喽,那一定要好好回复才行啊!”胖子说着就要来抢吴邪的手机。

“诶,别别别,你快拿瓶酒来,咱们正好庆祝一下小哥回来三周年?”吴邪一遍躲胖子一遍跑到张起灵背后对胖子喊。

“诶,好主意,正好我想开了你那瓶当宝贝的白酒”胖子屁颠屁颠的跑到屋里拿酒,一遍喊:“今晚不醉不睡!”

吴邪一遍飞快的打着字,一边贫了胖子一句:“醉不死你!”

张起灵看了看吴邪,问:“你回什么了?吴邪冲他笑了笑,说:“没什么。”

胖子递过来一杯酒,吴邪接过来一饮而尽,将手机塞到兜里,亮着的屏幕显示一条发送成功的短信:

雨村,铁三角,安好,勿念。





谨以此文先给8.17稻米节。
铁三角一切都好。

[雷安][瑞金]说好的不早恋你们呢

大概是abo的文。
A雷狮xO安迷修
A格瑞xO金
格爱金,雷慕安友情出场。
cp雷安,瑞金,不逆不拆。

今天的丹尼尔老师依旧满头白发。
满头白发的丹尼尔老师面色极不自然的盯着眼前的假条。

“亲爱的丹尼尔老师:
    您好。
    雷慕安因生理期不便参加跑操和体育课活动。
    特此请假,恳请批假。”

没毛病。
正常的假条。
如果去掉署名的话。

“您的学生
   安迷修”

emmmmmmmmm?!
丹尼尔老师一脸懵逼。安迷修结婚了!连孩子都这么大了?!
而且孩子姓啥?雷!这年头姓雷的大老爷们还多吗?而且丹尼尔老师认识的姓雷的大老爷们好像只有一个。
雷狮。
雷狮,安迷修这两个名字没什么,但是放在一起就很别扭了,要知道雷狮和安迷修当年可是丹尼尔老师教出来的两个学生。

雷狮,雷家三少爷,从不装b的A.整天游手好闲拎着把超大塑料锤子打遍整个凹凸学院。学习成绩却还不赖。尤其擅长数理化。画外音:学好数理化,走遍全天下!
安迷修,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o。普通人家的小孩,从小跟他师父长大,信奉骑士道。成绩也是杠杠的好,尤其擅长文科。
安迷修在学生时期品行端正,学习成绩好,相貌不差,理所应当的当上了学生会主席。安迷修的主席之路平平坦坦,学生们都很服这个主席的管教。要说有什么污点,那好像只有一个——雷狮海盗团。
雷狮海盗团是个无证社团,成员只有四个:雷狮,卡米尔,帕洛斯和佩利。雷狮海盗团是由雷狮一把屎一把尿的组建出来的〔啊呸〕,这个社团什么活动都没有,组出来纯粹为了装b——和围堵我们的安大主席。

“恶党,我再说一遍,赶快走!不然别怪在下不客气!在下的双剑可不认人!”安迷修又一次被堵在小巷子里忍无可忍的说。
雷狮笑的一脸耐人寻味,慢慢的靠近安迷修,“双剑?就那个你天天背在身上的塑料玩具剑?你怎么不看看老子的雷神之锤?”“塑料玩具剑?!你才塑料玩具锤子!”安迷修气的拿刘焱砍向了雷狮。“恶党,你觉悟吧!”
雷狮堪堪躲过那剑,一遍嘴里跑火车“安迷修我还是第一次见有omega这么彪悍,omega不应该乖乖的等着被alpha↑吗?嗯?”安迷修登时涨红了脸,一剑又是朝雷狮砍了过去,抵在他的鼻尖差一毫米的地方,身后的三人看不下去了,卡米尔刚准备去打断安迷修的剑,只见雷狮冲他们敲敲的摆了摆手,示意他们别动。
“雷狮!你应该对所有的omega道歉!”安迷修情绪激动的冲他低吼,“omega虽然没有那么强健的体魄,但是他们也在努力的变强,你们为什么瞧不起omega?为什么否定他们的努力?”安迷修举着剑,一步一步的把雷狮逼到了墙角。雷狮双手举起,讨好的看着安迷修,说“安主席,我错了,我错了行吗,您能不能先把剑放下?万一您一个手抖,我这小命可就不保了。对了,我还连omega的手都没摸过呢”雷狮说着突然紫眸一转,抓住了安迷修提剑的手,抓了一下,迅速放开,笑的神采飞扬,“现在死而无憾了”
安迷修愣了一下,就被雷狮跑掉了,雷狮带着雷狮海盗团的三人选择了战略性撤退,边跑边喊“安主席!你的手可真软啊!”安迷修气的想摔剑,又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背了几遍骑士守则,发现自己还是气的厉害,就气哄哄的背着两把“塑料玩具剑”离开了巷子。
从此,安迷修和雷狮的梁子就结下了。

雷狮想带着海盗团逃课的时候,安大主席就带着塑料玩具剑站在他们面前,挡着他们通往自由的道路。海盗团四人在安迷修的地盘上不敢放肆太大,过几招后发现势均力敌,定睛一看原来安迷修带了学生会的又一大主力,财政部长——格瑞。
雷狮大丈夫能屈能伸,带着海盗团回到了教室,端端正正回到教室上课,就是盯着安大主席离开的背影半天没回神。

说起格瑞这个风云人物,就要提到他的发小——金。这两人可是被绑定在一起的。
其实格瑞是个高冷的美男子,但是,一提到关于金的事就会情绪激动,配上一行字不足为过:我发小他怎么啦?想动他先过我这关!
要说格瑞他到底怎么获得这么大的人气,你可以试试整天在学校里抗一把四十米的原谅绿大刀,绝对回头率爆表。他长了一张好看的脸。还是个A气十足的alpha。
金,连名带姓一个字,金。格瑞的发小。据说是个装A的O。介绍完毕。(金“我不要面子的啊,嗝儿瑞,这有人欺负我!”)有个姐姐叫秋,据说几年前离家出走打游戏去了。
发小两人天天腻歪在一块,校长也已经习以为常,但是丹尼尔老师还是一遍一遍的开导金“这个年纪早恋是不对的啊”“长大在谈恋爱吧”……金会顶着“你说什么?我没有!你在污蔑我的表情”惊恐的盯着丹尼尔老师,一遍一遍的解释:“老师,我没和嗝儿瑞谈恋爱,他是我发小,他是我最好的朋友!还有老师,我是个alpha!”最后格瑞忍无可忍冲进丹尼尔老师的办公室,把四十你原谅绿大刀砍在丹尼尔老师的办公桌上,撂下一句“我和金的事你别管!”就抓起金的手把他拉出办公室。只剩下丹尼尔老师和碎成两半的办公桌在风中凌乱。

要说丹尼尔老师很想知道为什么安迷修就嫁了雷狮这个人,把雷慕安叫过来疑问,小姑娘非常兴奋的说,爹爹跟我说他是在爸爸发情期的时候强行↑了,后来爸爸被①炮弄怀孕了,就跟了我爹爹。一个小男孩忍无可忍的捂住了小姑娘的嘴,说这个事不要这么大声说出来。丹尼尔老师无语中有顺口问了问小男孩的名字,得到答案后生无可恋的躺在椅子上。
小男孩说,他叫格艾金。